生日快乐祝福语_微信QQ个性签名说说_海狮文学网

海狮文学网

海狮文学网,全面的短语句子类文学网站,收集了最新的生日快乐祝福语、节日祝福语大全、微信个性签名、QQ个性说说、心情说说、名人名言名句、早安晚安心语等,为读者呈现最精彩纷呈的网络文学!

菜单导航

“脑洞助手职业捧哏”:网络上的“段评”就像

作者: 海狮文学 发布时间: 2021年03月19日 13:09:59

“脑洞助手职业捧哏”:网络上的“段评”就像是一场“表演”

2021-02-06 07:23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脑洞助手职业捧哏”:网络上的“段评”就像是一场“表演”

网络小说“段评”截图。

“段评”是读者在线阅读过程中对网文某个段落的即时评论。越来越多的读者说,相比于网络作家写出来的故事,故事旁边“段子手”天花乱坠的“段评”更有吸引力。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反客为主”的文化现象。

1.是业余读者对作品片段的、即时性的碎言碎语

广义上看,“段评”属于大众在公共平台的一种发言形式。“段评”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口头时代老百姓的街谈巷议,后来发展为印刷时代边边角角的批和注。然而,印刷的成本毕竟太高,明清时期,“计其刷印纸张之费,非二金不能成一部”,在印刷品上发言的成本,普通人是承受不来的。到了互联网时代,无边无涯的赛博空间提供了极其低廉的地租,成本高的问题被解决了,发言再也不是一件难事。在早期发展阶段,互联网世界将发言权下放到每一个人手中。这是“段评”等大众发言形式风靡的一个大背景。

狭义上看,“段评”首先是一种文学评论形式。显而易见,“段评”跟我们熟知的学院派评论差别太大了。学院派评论面对的是完成时的传统文学作品,是评论家对整部作品的滞后性评论。这种评论形成了一种专业的文体,也就是常说的“文学批评”。“段评”面对的则是连载的、进行时的、流动的长篇网文,是业余读者对作品片段的、即时性的碎言碎语。“段评”离文章的规模还差很多,充斥着词语的泡沫和句子的残渣。由于某些话语套路的形成,勉强能算一种“微文体”。

相比之下,“段评”比“文学批评”更随意、更自由,着眼于某个情节也可,着眼于某句话、某个字也行,遵循“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游戏规则。传统的文学评论体系,是一个以作家作品为中心的“太阳系状体系”。评论家被作家作品的引力吸附,根据美学水准的高低,从内向外有序旋转。普通读者的评论就没那么幸运,它们如小行星扫过伟大作品的大气层,或者粉碎或者烧成了灰烬。网文的“段评”打破了这种美学等级结构,构成了一种“菌落状体系”:以散落的作品片段为聚集单元,以密集的业余评论为滋生物的弥散性、多中心的体系。

学院派评论强调美学的水准,“段评”强调的则是传播学意义上对传播点(梗、段子)的精准把控,以及社会学意义上与其他读者及时、有效的互动。这两种效果综合起来,加强了网文平台的社交属性和网文用户的黏性。哪里有良性的社交,哪里就有火爆的人气。这是“段评”受欢迎的深层原因。

展开全文

2.在读写互动中,读者直接成为创作者

网友们都在“段评”当中做什么呢?不妨以《我在火星上》这本小说当中的“段评”作为样本分析一下。身在其中的读者,与其说是在“评论”,不如说是在“表演”。因为“段评”既是一个评论平台,也是一个文字直播平台。在直播的时候,我们通常会展示出取悦别人的冲动和与生俱来的表演本能。在《我在火星上》的“段评”中,读者们大概扮演着“知识杠精、脑洞助手、职业捧哏、社交玩家”等角色。

“知识杠精”,是专门考察故事中专业知识的一批读者。他们会在“段评”中对宇航员专业素质、外太空生存可能性、航天知识、物理理论等问题提出疑问,也就是俗称的“抬杠”。为了“防杠”,作者认认真真列出了一份“参考文献”,显示自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知识准备。在这种读写互动中,读者明显是更为主动的一方。

“脑洞助手”,是喜欢就当下情节大开脑洞,构思情节走向和人物命运走向的一批读者。他们天马行空的“段评”经常会启发大脑短路的作者。这时,读者的评论直接参与了作品下一步的生产,原本作为消费者的读者,这时成为生产者、创作者。

“职业捧哏”,就是专门在“段评”中找梗、接段子、接包袱的读者。他们和抛梗、抛段子、抖包袱的作者,形成了一捧、一逗的有机互动。作者抖个机灵,这边接一句:“好!”作者露个马脚,这边来一句:“没听说过!”在欢笑声里,“段评”变成了露天的“相声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