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乐祝福语_微信QQ个性签名说说_海狮文学网

海狮文学网

海狮文学网,全面的短语句子类文学网站,收集了最新的生日快乐祝福语、节日祝福语大全、微信个性签名、QQ个性说说、心情说说、名人名言名句、早安晚安心语等,为读者呈现最精彩纷呈的网络文学!

菜单导航

从野狼disco不是抄袭,来说说中国音乐版权许可

作者: 海狮文学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3日 13:40:54

在这次纠纷中,宝石老舅(Gem)和芬兰编曲伴奏作者Ihaksi的争议主要集中在:在购买该beat(编曲伴奏),音乐授权许可合同的授权范围是否包含可用于商业使用?

根据宝石老舅在发行「野狼disco」时标注了编曲作者Ihaksi,可以初步判断未侵犯Ihaksi的署名权,应属于著作权授权许可纠纷,并不是抄袭。具体是否构成侵权及侵权程度,需结合beat(编曲伴奏)在这首歌所起作用的程度,由双方举证和法院综合考量,此处不做阐述。

对于一个音乐人来说,其作品被认定为抄袭无疑是沉重的打击。

近年来,每隔一段时间我们总能看到"XX抄袭了XX的音乐"的新闻,其中不乏讽刺声,该歌手因此背上难以洗刷的恶名。

从野狼disco不是抄袭,来说说中国音乐版权许可

▍近期在一档综艺节目上,

潘玮柏说起他在2012年发布的音乐作品,

被认为抄袭了某外国组合2013年发布的音乐作品

除此之外,抄袭和授权许可纠纷在法律后果承担上效果也不同。比如,构成抄袭承担的法律后果:剽窃他人作品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第(五)项的规定

而著作权授权许可合同纠纷不涉及侵犯对方的著作人身权,诸如“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失”相应的主张不会得到法院支持。

举个例子,2018年4月5日,腾讯音乐与杰威尔音乐联合声明,指出网易云音乐在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转授权合作期间屡次发生侵权及超出授权范围使用行为。2019年9月17日经法院审理,被告赔偿原告腾讯音乐娱乐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共计85万元,且驳回原告要求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诉求。

▍腾讯音乐娱乐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与杭州网易云音乐科技有限公司、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录音录像制作者权权属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从野狼disco不是抄袭,来说说中国音乐版权许可

因此,咱们吃瓜群众不能成为某些不良媒体的枪,不明就里受到舆论导向就群起而攻之,把抄袭和著作权授权许可纠纷混为一谈。

据统计,音著协许可收入连续11年保持增长趋势。在2019年,许可总收入更是突破4亿元,相较2018年增长约28%。

从野狼disco不是抄袭,来说说中国音乐版权许可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统计

另,腾讯音乐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量也正不断攀升。截至2019年二季度,腾讯音乐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提升至3100万,同比增长33%。

以上,无论是音乐创作者还是听众的版权保护意识都大大地提升了,但是为什么抄袭、侵权纠纷仍然时常发生?

从野狼disco不是抄袭,来说说中国音乐版权许可

音乐作品权利复杂、

获得完整授权难

音乐作品在我国「著作权实施条例」中规定是指:歌曲、交响乐等能够演唱或者演奏的带词或者不带词的作品。

我国对编曲作品没有相关规定,因此,芬兰编曲作者Ihaksi的主张是否支持仍需要进一步探讨。

那看看一首音乐作品,有可能涉及的权能包括以下:

从野狼disco不是抄袭,来说说中国音乐版权许可

除了音乐本身所涉权利的复杂性,我国音乐版权未有统一的组织负责。在我国音著协和音集协负责音乐产业版权事宜,从音著协可以拿到词曲作者的授权,从音集协可以拿到录像、电视制作者权利。

且因音著协、音集协作为行业自律组织,非强制入会,因此,我们从一个组织拿到一首音乐作品版权很可能不是一首歌曲的全部权利。

假如,我想要获得一首歌曲的完整授权可能除了找音著协获得授权,还需要尝试与词作者、曲作者、唱片公司、版权代理公司、音乐授权平台等各方联系,才能确保拿到这首歌完整权利。

没有拿到音乐版权的完整授权,有可能面临诉讼的风险。

「丝路驼铃」的曲作者宁勇因未向制片方授权且未收到许可报酬,将电影「卧虎藏龙」相关制片方诉至法院。

从野狼disco不是抄袭,来说说中国音乐版权许可

卧虎藏龙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