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乐祝福语_微信QQ个性签名说说_海狮文学网

海狮文学网

海狮文学网,全面的短语句子类文学网站,收集了最新的生日快乐祝福语、节日祝福语大全、微信个性签名、QQ个性说说、心情说说、名人名言名句、早安晚安心语等,为读者呈现最精彩纷呈的网络文学!

菜单导航

《红色箴言》诗歌朗诵会献礼新中国成立60周年

作者: 海狮文学 发布时间: 2021年03月31日 07:12:10

中广网 2009-07-06

[] [字号 ] []

《红色箴言》诗歌朗诵会献礼新中国成立60周年

大型诗歌朗诵会《红色箴言》

中广网北京7月6日消息(记者 周彬)7月7日、8日晚上,作为中宣部、文化部推出的“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献礼演出”剧目《红色箴言》大型革命诗歌朗诵会将在保利剧院上演,李大钊、方志敏、杨开慧、叶挺等革命先烈至情至性的人格力量和精神魅力在艺术家们的演绎下充分展示。7月7日《从文化开始》节目邀请到《红色箴言》诗歌朗诵会的表演艺术家,在电波中再次展现朗诵的魅力。本期节目嘉宾:著名配音艺术家:丁建华;著名影视演员: 郭凯敏。
    丁建华曾在众多译制片中担任主要配音及导演,她给配音的电影人物有我们非常熟悉的《追捕》中的真由美、《茜茜公主》里的茜茜、《谜中谜》中奥黛丽.赫本饰演的蕾吉、《廊桥遗梦》中的弗朗西丝卡、《蒙娜丽莎的微笑》茱利娅.罗伯茨饰演的凯瑟琳,还有一个不能不提的,那就是《古墓丽影》中安吉丽娜.朱莉饰演的劳拉,这些人物的配音都已经深入人心,它们都是丁建华的杰作。
    大家一定还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红极一时的电影《庐山恋》、《小街》里那个帅气的年轻人,此人正是郭凯敏,当时郭凯敏也是年轻人追逐的明星。7月7日来到直播间的郭凯敏,帅气依旧,更增添了成熟与稳重。
    (一)
    蔡梦慰,四川遂宁人。新闻记者,诗人。1948年4月被捕,囚于渣滓洞集中营。1949年重庆解放前夕牺牲。蔡梦慰同志在狱中坚持写作,用竹签子笔蘸着棉花烧成灰烬调作的墨汁,写出血泪和仇恨的记录。1949年11月27日深夜,蔡梦慰同志由渣滓洞被押赴松林坡刑场途中将其未完成的长诗原稿——《黑牢诗篇》抛留荒草丛中,重庆解放后被发现,这一珍贵的诗篇终于被保存下来。
    《黑牢诗篇》(节选)
    朗诵:丁建华、郭凯敏
    禁锢的世界,手掌般大的一块地坝,箩筛般大的一块天;
    二百多个不屈服的人,锢禁在这高墙的小圈里面,一把将军锁把世界分隔为两边。
    空气呵,日光呵,水呵……,成为有限度的给予。
    人,被当作牲畜,长年的关在阴湿的小屋里。
    长着脚呀,眼前却没有路。
    在风门边,送走了迷惘的黄昏,又守候着金色的黎明。
    墙外的山顶黄了,又绿了,多少岁月呵!
    在盼望中一刻一刻的挨过。
    墙,这么样高!
    枪和刺刀构成密密的网。
    可以把天上的飞鸟捉光么?
    即使剪了翅膀,鹰,曾在哪一瞬忘记过飞翔?
    连一只麻雀的影子,从牛肋巴窗前掠过,都禁不住要激起一阵心的跳跃。
    生活被嵌在框子里,今天便是无数个昨天的翻版。
    灾难的预感呀,像一朵乌云时刻的罩在头顶。
    夜深了,人已打着鼾声,神经的末梢却在尖着耳朵放哨;
    被呓语惊醒的眼前,还留着一连串恶梦的幻影。
    从什么年代起,监牢呵,便成了反抗者的栈房!

在风雨的黑夜里,旅客被逼宿在这一家黑店。
    当昏黄的灯光,从帘子门缝中投射进来,映成光和影相间的图案;
    英雄的故事呵,人与兽争的故事呵……,便在脸的圆圈里传叙。
    每一个人,每一段事迹,都如神话里的一般美丽,都是大时代乐章中的一个音节。
    ——自由呵,——苦难呵……
    是谁在用生命的指尖,弹奏着这两组颤音的琴弦?
    鸡鸣早看天呀!
    一曲终了,该是天晓的时光。
    (二)
    杨开慧,湖南省长沙县人。1920年入团,并与毛泽东结婚。1921年入党。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在充满白色恐怖的板仓从事地下斗争。1929年3月7日,在湖南《国民日报》上看到共产党人被国民党杀害并挂头示众的报道,知道凶残的敌人决不会放过她,于是写信给一弟,表达了对母亲和孩子的深深眷恋和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但此信因故没有发出。1930年10月,杨开慧被捕,在狱中受尽了折磨。11月14日英勇就义,时年29岁。
    《给一弟的信》
    作者:杨开慧
    朗诵:丁建华
    亲爱的一弟!以前我是一个弱者,现在仍然是一个弱者!好像永远不能强悍起来!我蜷伏着在世界的一个角落里,我颤栗而且寂寞!在这个情景中,我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我的依傍,你于是乎在我的心田里就占了一个地位。此外同住在一起的仁和秀,也和你一样——你们都站在我的心田里!我常常默祷着:“但愿这几个人莫再失散了呵!”我好像已经看见了死神,它那冷酷严肃的面孔。说到死,本来,我并不惧怕!只有我的母亲和我的小孩呵!我有点可怜他们!而且这个情绪,缠扰得我非常厉害。我决定把他们——我的孩们——托付给你们;经济上只要他们的叔父长存,是不至于不管他们的;而且他们的叔父,是有很深的爱对于他们的。但是倘若真的失掉一个母亲,或者再加一个父亲,那不是一个叔父的爱可以抵得住的,必须得你们各方面的爱护,方能在温暖的春天里自然地生长,而不至于受到狂风骤雨的侵袭!这一个遗嘱样的信,你见了一定会怪我。不知何解,我总觉得我的颈项上,好像自死神那里飞来一根毒蛇样的绳索,把我缠着;所以我不能不早作准备,书不尽意,祝你一切顺利!(给一弟的信一九二九年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