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乐祝福语_微信QQ个性签名说说_海狮文学网

海狮文学网

海狮文学网,全面的短语句子类文学网站,收集了最新的生日快乐祝福语、节日祝福语大全、微信个性签名、QQ个性说说、心情说说、名人名言名句、早安晚安心语等,为读者呈现最精彩纷呈的网络文学!

菜单导航

“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当年的QQ非主流签名

作者: 海狮文学 发布时间: 2020年12月20日 09:35:16

原创 刺猬公社编辑部 刺猬公社 收录于话题#新四季歌1#大内密谈1#看理想1

“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当年的QQ非主流签名

对的主持遇上对的嘉宾,当播客“照进”综艺。
作者 | 语境
编辑 | 杨晶
褪去在《乘风破浪的姐姐》中华丽的舞台装扮,阿朵穿着舒适的军绿色外套和孔雀蓝休闲裤,出现在北京150公里外的热河山谷。
风声、鸟鸣、脚踩落叶、松针飘落的声音,都被阿朵和同行的朋友,苗族情歌传承人蝶长采录下来。阿朵和蝶长边走边唱,屏幕前的观众也被卷入这场自然之旅,沉醉在“行走的黑胶”的歌声中。

“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当年的QQ非主流签名

回到自然,感受四季。综艺新秀《新四季歌》在豆瓣获得了8.3的高分。
节目中的场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充满烟火气的《向往的生活》,主持人和每位音乐人的对谈又向《圆桌派》精神内核看齐。
除了阿朵,马頔、莫西子诗、老狼等8组民谣音乐人,都应邀来到离北京不远的户外。不管是在乌兰布察冷峻的火山,还是在怀柔开阔的云阳仙境,他们抛开城市的喧嚣,在好友相征和郭小寒的“循循善诱”下,喝着酒、唱着歌、聊着人生。

“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当年的QQ非主流签名

“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当年的QQ非主流签名

被唤醒的“神性”时刻
切菜、生火、烤辣椒,一片热闹的氛围中,相征难掩自己的“好奇”。
“有位音乐行业前辈跟我曝你的‘黑料’,当时他马上要跟你签一个巨大的单,在类似于拉斯维加斯这种繁华的地方,连开40场演唱会,然后你毅然决然地拒绝了这件事情,让他损失了一笔巨款。”
红极一时的阿朵在各大选秀中以评委身份亮相,一天飞三个城市演出,登着她照片的《男人装》杂志销量记录至今仍未被打破。但她觉得那时的自己像是一个工具,找不到自己的价值。
阿朵“逃”到西双版纳时,好友曹方形容她只剩下半条命,“身体和精神,里里外外都坏掉、碎掉了”。

“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当年的QQ非主流签名

左起:郭小寒、阿朵、相征、蝶长
火锅咕嘟咕嘟冒着泡,夜幕悄悄降临,阿朵微微仰靠在折叠椅上,被一群熟人围绕。
“过去很多年来我一直想要做第一名,比如流行音乐的第一名,我觉得付出一切都可以,这其实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这会(让人)拧巴,只要一拧巴就会不好看,会狰狞;一狰狞又还想保持自己不想拧巴的样子,你内心一定会不快乐;不快乐就会生病,生病了之后又更加不快乐。”
在这场恶性循环之后,有一天,她站在家乡湘西的一个山林里,突然有一句话从心里蹦出来——我不要再争第一,我要做唯一。
“唯一从哪儿找?回到根上去。”这是阿朵重新寻找自我的开始,也是她新民族音乐事业的开端,她开始游历云南、湘西、贵州,回到最原生态的大山里找灵感。
主持人相征对与阿朵的相处印象非常深刻。
“坦白讲,阿朵和其他民谣音乐人不太一样,她经历过大唱片公司时代,而我就是从那个体系里走出来的。我和阿朵只有私下的接触,我不知道她会不会表现得和那些受过采访训练的成熟艺人一样。”
相征并不担心阿朵不够坦诚,而是担心她面对镜头会下意识地进入到一种“营业”状态。
但那晚的对谈令相征惊喜又触动。阿朵的话换做任何一个人说,可能只是一句‘鸡汤’。但在听过她的经历后,那些话却掷地有声,因为这些不是二手经验、不是唬人的真理。
当阿朵拿着取材于自然的乐器“五谷棒”,在聚会的尾声唱起8年前写下的《一人一花》时,在现场聆听的郭小寒感到有一种“被人从背后抱住的感觉”。现在的阿朵拥抱过去的自己,又用她的音乐拥抱更多的人。

“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当年的QQ非主流签名

阿朵演唱《一人一花》
每一次歌声响起,都像是有如神助的“神性”时刻。
在这个场景下,通过一步步的聊天,彼此建立了一些东西,没有任何一个夜晚是可以被复制的。“隔一个礼拜、隔一个月,你再把这些人聚到一起,对话就会发生变化。”相征说。
今年年初,木马乐队的主唱木玛(谢强)曾与相征和郭小寒相聚《大内密谈》。有乐迷评价说这是“2019年度音乐类节目第一名”,木玛也贡献了高密度的、诗性哲思的表达。这也是他作为摇滚歌手和民谣精神的相关性。
9个月后,在河北唐山的一个废旧工厂,三人又一次相聚了。
木玛第一张唱片中有一句歌词,“我们是糖,甜到哀伤”,相征打趣这就是为什么选择了“糖山”。而实际的原因是,木玛的父亲是一位火车司机,他从小在矿场长大,唐山这座被遗忘的工业旧城足够唤起童年生活的想象,也呼应了他的新歌《旧城之王》。

“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当年的QQ非主流签名

唐山的废旧工厂
相征说,在《大内密谈》的木玛和《新四季歌》的木玛是不太一样的。一方面是聊天主题的差别,另一方面是他对世界看法的转变。木玛经历了这大半年的跌宕起伏,走进一个陌生又熟悉的空间。
从过去的风格向流行转变,到今年参加综艺节目,摇滚界始终对木玛有“背叛摇滚、拥抱商业”议论。
在《乐队的夏天2》临近录制的关头,木玛突然接到了节目的邀请,当时他的父亲刚过世不久,他对于参加节目这件事有些犹豫。
而让他最感动的是,不懂摇滚、不懂艺术的家人都一致支持他,已离开木马乐队的早期成员曹操和胡湖也不会对他有任何质疑。“当所有人说你背叛摇滚,最关心你、最爱你的人会说‘赶紧去,把钱挣了’。”

“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当年的QQ非主流签名

爱你的人永远站在你这边
“地下也好,独立也罢,如果是以自己意志为转移所做出的的改变,都不叫背叛。”木玛在音乐创作的路上更加坚定。

“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当年的QQ非主流签名

四季、食物、音乐
《新四季歌》能“召集”这样一群真诚的音乐人,离不开两位“灵魂”主持人相征和郭小寒。
相征在音乐行业多年,是资深企划人,也是播客《大内密谈》的创始人,节目中常有熟悉的音乐人朋友做客;而郭小寒也是一名资深从业者,写作出版过若干本音乐相关的图书,被称作“民谣教母”。两人也是一起共事多年的默契搭档。

“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当年的QQ非主流签名

主持人相征和郭小寒
行走于音乐江湖,相征和郭小寒与许多民谣音乐人都是相识多年的老友,交情不浅。这样的关系让他们对合适嘉宾的人选和主题都有较为准确的预判,也让音乐人能够在镜头前卸下防备,敞开心扉。
这些多年贯彻的播客录制经验同样适用于《新四季歌》。
相征在《大内密谈》创立初期就明确表态“不做采访”:“因为传统的节目都在做采访,而回答或多或少会有一些话术或套路,是公司培训或音乐人自己常年积累下来的,这些在我看来就有点无聊。”
他更希望在与每个音乐人对谈的过程中,听到他自己是谁,而不是介绍形而上的创作理念,“我和嘉宾坐下来,完全不知道下一句会说什么”。
《大内密谈》在邀请音乐人的标准上近乎“非熟人不可”,但也因此成就了这档播客节目随性而深度的基调。有很多行业内人士在介绍某位音乐人时都会时常建议提问者,“你去听听他/她上《大内密谈》那期节目吧”。
尽管综艺节目的录制有一定的规划和提纲,但相征在“提问”上仍保留了一定的自由度,设法让有分量的谈话自然地发生。
从节目内容来看,《新四季歌》脱胎于大内密谈电台中由郭小寒主导推出的栏目《四季歌》,是音频形式视频化探索。
《四季歌》是一档主要以民谣为主的荐歌节目,带有主播浓厚的个人审美趣味的,听众也偏小众。郭小寒在节目中推荐今夏大火的“五条人”时,他们还寂寂无名。当年“五条人”在北京的演出只有几十位观众,有一半都是因节目慕名而去。
生活和自然是民谣创作的重要灵感来源。在《四季歌》中郭小寒将推荐的音乐嫁接到四季的变化上,例如在清明主题讲的就是“告别”,如何与亲人告别、如何与过去的自己告别。
从无需露脸的音频到需要被记录的视频,主播和嘉宾都更加拘谨,作为节目的联合策划人,相征和郭小寒仍然希望节目能够呈现出音乐和音乐人更真实的部分。
和节目组协商后,他们的切入点是和四季有关的“食物”,希望挑选的食物和环境与每位嘉宾的记忆有关。嘉宾能够在“切个葱,打个蛋”中,从“高高在上”的位置降下来,变成真实的人。

“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当年的QQ非主流签名

熟悉捕鱼的莫西子诗
曹方为朋友做了份意面,一个人在云南生活的时候,曾经端着意面看着云朵和山,感叹“不管再向往诗和远方,人还是社会性的动物”;莫西子诗是大山的孩子,抓鱼是自然从小教会他的事,大凉山的水塘最多的是鲢鱼、草鱼、泥鳅、黄鳝;木玛带来了小时候生病才舍得打开的午餐肉罐头,和表哥高考复习时才能吃到的复古方便面,把时光拉回童年的矿场......
在相征看来,做饭这件事和做音乐有相似之处。“它们都是一个编织的过程,也讲究逻辑性,会有概念的出发点,也会有灵感迸发。无论是搭帐篷、钓鱼、还是生火,这些过程都会对我们的谈话产生微妙的化学反应。”

“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当年的QQ非主流签名

播客人的综艺“探险”
《新四季歌》不是相征第一次收到综艺节目的邀约。
一直以来,相征认为想要达到深入访谈的效果,在《大内密谈》就能实现,“除非有一天找到一种可能性,节目内容有非视频不可的必要”。而《新四季歌》就是撼动他的“可能性”。
2018年的夏天,老狼在朋友圈发了一段视频,“狼师傅”和他的乐队在一次音乐节
表演前聚餐时的随性彩排。
视频里是一个餐厅的包间,一群大老爷们吃到兴头就即兴唱起了《美人》。吉他手和鼓手抄起乐器,键盘手打开了手机App的虚拟琴键。老狼没有出镜,他是那个记录者。
后来这段视频也被传到网上,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还有好多看到视频“慕名而来”的歌迷,感叹“这才是音乐和生活”。
老狼的《美人》饭局
写意畅快的酒局,随性恣意的音乐,这一幕毫无征兆地击中了相征。
“我们和音乐人日常相处就是这样,在演出结束后找一家大排档,大家吃着喝着到兴头上突然就唱起歌来。温暖、熟悉,那个场景是我们特别特别喜欢的。”相征眼前浮现出视频节目的画面,“吃着喝着突然唱起歌来”。
恰巧这时,《新四季歌》的出品团队看理想也有意策划一档音乐类视频节目。
在看理想App成立初期,相征和郭小寒是最早一批被邀请制作付费音频节目的主播,在看理想App先后合作推出《中国民谣小史》《中国摇滚小史》和《英伦唱片店》三档节目。
第一档节目《中国民谣小史》推出后,听众反响热烈,看理想团队提议对节目进行视频化的尝试,这与相征和郭小寒的想法一拍即合。在和不同的导演、制作团队探讨后,节目很快敲定了制作方向,但由于平台、赞助等多种因素,迟迟未能推进。
就当相征和小寒两人已经把这项“提案”抛之脑后时,他们在8月底一个汗津津的夜晚接到看理想的“紧急呼叫”,“节目可以启动了”。
惊喜贯穿了整个节目。
老狼是《新四季歌》的灵感之源,也是整季节目的最后一位嘉宾。
最后一期,在北京顺义的四合院,老狼、马条、相征和郭小寒在老北京火锅的热气前,围炉而坐。其中有一个画面是,相征弹着老狼的歌《来自我心》,老狼在对面跟着唱起来,还被马条调侃“弹吉他的没几个比你弹得差的”。

“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当年的QQ非主流签名

四合院饭局上的《来自我心》
相征记得,那是一个休息的间隙,他甚至不知道导演的摄像机还在拍摄。他随手拿起马条的吉他,凭借肌肉记忆弹了起来,而老狼坐在桌前就跟着伴奏轻声唱。
“《来自我心》是我大学时候练的,已经很多年没有弹过了,我没想到狼师傅会唱起来。这些画面让我觉得很难得,曾几何时,你想要进入音乐行业就是因为受到这个人的影响,现在他就坐在你面前,跟着你的‘破伴奏’唱歌。”
回忆那个瞬间,相征不断重复着,真的是“何德何能”。
《新四季歌》秋冬篇暂时画上句号。相征告诉刺猬公社,春夏篇正在筹划当中,但在开播前一切都是未知数。
综艺《新四季歌》对于这群做播客的人来说,是一次探险。相征常常说“听摇滚的小孩不穿秋裤”,年轻人,或是心态年轻的人该有想到就去做的实验精神,“希望能为做内容的人提供多一种想象的可能性”。
文中配图来自综艺《新四季歌》
END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新媒体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互联网资讯、社交、长视频、短视频、音频、影视文娱、内容创业、二次元等。
原标题:《“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当年的QQ非主流签名,其实是一个摇滚乐队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