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乐祝福语_微信QQ个性签名说说_海狮文学网

海狮文学网

海狮文学网,全面的短语句子类文学网站,收集了最新的生日快乐祝福语、节日祝福语大全、微信个性签名、QQ个性说说、心情说说、名人名言名句、早安晚安心语等,为读者呈现最精彩纷呈的网络文学!

菜单导航

【中国科学报】王飞跃:人生没有坏经历

作者: 海狮文学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8日 15:19:43

【中国科学报】王飞跃:人生没有坏经历

  这位始终引领科研“潮流”,却又与“潮流概念”保持距离的科学家,回国十余年,在中国这棵“大树”上结下的最大果子当属“社会计算”。

  “大数据”无疑是眼下最火的科技概念,作为在复杂系统和智能控制领域作出开拓性贡献的国际著名学者,中科院自动化所研究员王飞跃事实上在20多年前就已涉足“大数据”相关领域的研究。

  尽管王飞跃如今的每一项研究都涉及“大数据”,但他本人却很少使用这一概念。此前大热的“云计算”同样与他的研究密切相关,只是他更愿意将其朴素地称为“当地简单,远程复杂”。

  前不久,记者在王飞跃参加完某企业组织的“潮流话题大讲堂”之后,采访了这位始终引领科研“潮流”,却又与“潮流概念”保持距离的科学家。浙大校训“求是创新”是王飞跃追求的目标,但他说自己无法时刻做到,有时非但不创新,反而在怀旧。

  不能当一辈子“泥瓦工”

  王飞跃本科学化机,硕士读力学,博士专攻计算与控制,数理化均有涉猎。外人眼里,他在求学之路上的专业跳转跨度极大。然而在他自己看来,这不过是很自然的变化,有社会和历史的原因,更有自身兴趣和社会需求的背景。

  1977年,因“文革”冲击而中断了10年的高考制度得以恢复,16岁的王飞跃以高一学生的身份报名应考,尽管考试成绩并不理想,但因在高中化学竞赛中得过第一而小有名气,自学有机化学留下六大本厚厚的笔记更是传为佳话,结果就顺势被山东化工学院(现青岛科技大学)录取。

  “当时有个大学上就已经很好了。”王飞跃没有犹豫,觉得只要不是去上山下乡,有书可读已是幸运。

  入读的是工科专业,但王飞跃始终对数理科学念念不忘,打算考研时转至数学或物理,但这个想法并未得到老师们的认可,说半路出家的非专业性研究恐怕会在将来遇到许多“麻烦”。对王飞跃关注最多的力学教研室老师卓延文建议他改学力学专业,说这样能充分发挥其数理优势。

  大学时,王飞跃把国内所能找到的弹性力学书看了个遍,还翻译了两本英文专著。1981年以优异的成绩被浙江大学力学系著名教授王仁东“抢收”到门下,专攻断裂力学,这与他本科时的化工机械背景不无关系。在读期间,王仁东先生不幸离世,王飞跃的研究方向转至计算力学和板壳力学。毕业时,他已完全转至理性力学的研究,面对的全部是公理系统和抽象数学。

  然而不久之后,王飞跃对自己原本痴迷的力学理论研究又有了“不安分”的感觉。

  完成硕士论文答辩后,王飞跃拿起的第一本书是美国科学哲学家托马斯·库恩的名著《科学革命的结构》,书中所揭示的科学范式的转移、科学共同体的“心理格式塔转换”等,让他感觉到“科学研究并非是理想中科学家们探索真理的纯净过程,而似乎是一部大师们借助真理制造范式,利用个人、学术、社会及政治的影响,创造领导科学潮流的历史”。

  库恩对王飞跃内心的冲击是巨大的,他自幼想象中笼罩在“科学”二字上面的“神圣”光环突然消失了。多年后,王飞跃翻译发表了库恩《结构之后的道路》中的“可公度性、可比较性、可交流性”一文,对从思想和本质上反思中国文化,特别是当代文化和实践中对学人、学科和学问的认识、评价和利用,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科学观念的颠覆,让王飞跃觉得力学太“被动”,所有的理论大厦已经由“大师们”设计好了,而其他科学家只能按照设计好的图纸“添砖加瓦”,简直像个“泥瓦工”。

  “我不能当一辈子‘泥瓦工’吧?”王飞跃想要找到一个更加“主动”的研究领域,他说自己“望文生义”想到了控制论,因为“控制”一定是“主动”的。

  如今回想起来,王飞跃说自己当时对力学的看法是错误的,那其实是一个可以顶天立地、大有作为的领域,“但对我而言都已成为历史了”。

  恰在王飞跃想要再度转行的档口,智能机器人研究在国内外掀起热潮,他决定放弃力学转入智能控制。1986年,在浙江大学力学系任教两年后,王飞跃前往美国伦塞利尔理工学院开始留学生涯,师从智能控制和机器人与自动化创始人之一乔治·萨里迪斯攻读计算机与系统工程博士学位。

  在美国,一切从头开始,王飞跃除了需要承受体力和脑力的付出,还要经受心理上的艰难磨炼。1987年末,在他开始从事智能控制研究三年之后,他一度想转回力学,因为当时实在搞不清楚智能控制除了“说大话”之外,还能具体做些什么。但导师的一席话,使他坚持下来。日后回想,他说还是因为自己相关知识太少、无法下手之故。